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泉州新闻 >

骑车人被的士撞伤“私了”不成 民警苦谈3次才搞定

时间:2015-11-29 22:21点击:
  5月9日讯 据海峡都市报报道(记者 杨江参 通讯员 洪俊榕 陈亚平)“虽然每次调解时,都会碰到一些吵吵嚷嚷、互不相让的当事人,有时还经常被当事人误解、谩骂,甚至威胁,但只要能够公正、公平执法,认真负责地工作,不怕费力、不怕麻烦,当事人收获喜悦的同时也会给民警一个大大的赞。”

出租车与电动车刮擦,电动车司机受轻伤,一件看似平常简单的小事故,却因为电动车司机“要得太多”,泉州开发区的交警出警一次、调解三次,历时两个多月才调解成功。

昨天,负责调解事故的陈亚平警官说,工作了几十年,往往是一些小事故特别难调解,也最考验他们的耐心。

杠上了:

医院“私了”不成 回现场喊民警

时间回到今年2月27日凌晨1点多,泉州开发区公安分局交巡警大队接警称:在开发区德泰路与崇仁街交叉路口,有一辆出租车右拐时,与一辆正在直行的电动车发生刮碰,造成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电动车司机李某手部轻微受伤。

出租车司机、河南人小李回忆说,事故发生后,李某曾拍着他的肩膀说,“兄弟啊,我们自己到医院检查一下,没啥大碍就算了,还递给了他一根中华牌香烟。”

小李当时心想,他右拐的车速虽然也不快,拐到一半时刹车还算及时,人和车都没倒,但自己还是有责任的。经过一番协商,小李带李某到附近的清濛医院治疗。

“去医院后,光检查和打石膏,我就交了489元。”小李说,医生还告诉他,不排除旧伤的可能。而李某却改口说,车坏了,他人也受伤了,都要赔。

赔多少?你一言我一语,吵着吵着,谁也不服谁,一起报了警。而且还一起回到事故现场,让民警来现场处置。

民警初步认定,出租车右转时未让直行的车辆先行,应负事故全部责任,但李某属受伤轻微,于是建议两人按简易程序协商处理。协商中,李某要求对方赔偿5000元。但小李称,经保险公司勘查,李某的实际损失赔偿只需2000元左右。

民警说,那各让一步吧。劝说一阵子,小李表示最多可以赔付对方4000元,但李某却坚持不让步。见无法当场协商,民警只好让两人先行撤离事故现场,小李的驾驶证也被暂扣。

僵上了:

民警幕后苦谈心 三个回合才搞定

当月月末,小李早早来到开发区交巡警大队,等李某来对事故损害赔偿进行调解。

李某说,事故后,自己又到医院检查,诊断为右手掌第五掌骨骨折,石膏固定处理。除了已支付的500元电动车维修费和489元检查费,李某要求小李再赔偿12000元才行,少一分钱都不行。

“误工费就要五六千元,加上赔手机、赔鞋,而且每天都要喝大骨汤,一万二就是这么来的。”小李都懵了:怎么会越要越多,对方不讲什么道理,而且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还怎么协商?

接下来两个小时,陈亚平不厌其烦地对两人做工作。李某咬定一万二,小李说只能给两千元,始终无法达成一致。而且,李某看民警不帮自己要钱,更加不爽,连连埋怨民警做事不公平。这“第一回合”的调解,大家不欢而散。

又过了两天,民警再次把两人约出来。小李有所松口,李某还是不让步,第二回合,失败。民警只能展开一对一思想工作,劝两人各站在对方立场上考虑一下。

4月30日下午,民警第三次将小李约到交警大队,表示对方将赔偿金额降到了6000元,问小李能否接受?原来当天上午,交警大队领导单独约谈李某,谁知一到办公室,李某就主动将事故赔偿金降了一半。

虽然降了一半,不过小李还是觉得不合理,“我已经报了保险,除了保险赔偿的外,我最多只能额外赔偿1000元。”

双方这才就事故损害赔偿达成一致,由出租车方出保险,共计赔偿李某4700元,调解总算结束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