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代孕特殊产业链形成 立法规范后最终会放开|代孕|立法|放开

时间:2018-03-02 16:12点击:

  央广网北京9月1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10月怀胎,一朝分娩,这是每个生命孕育的过程。目前有一些女性专门帮助他人来完成这一过程,这些人也就是大家所说的代孕妈妈。

  25岁的余娟今年2月17日生下了7斤4两的儿子,只是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她和儿子相处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半个多月。之后就被人强行抱走,至今她还在苦苦寻找,而这一切,都源于她是个代孕妈妈。

  余娟:我现在头发几乎掉的没有了,孩子长的跟我非常像,看到别的孩子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去年年初一个普通的日子,还在东北老家做服装小店销售员的余娟和一个陌生人的一次QQ聊天,从此改变了她的生活轨迹。

  余娟:他说给我找工作一年可以挣10多万,就是说给别人生孩子,怀孕以后生完孩子就可以走,生男孩17万,生女孩16万,在金钱的诱惑同意下,就同意了。

  这份一年十几万的工作让余娟动心了,从老家到达郑州后,她在中介的安排下跟所谓的客户见了一次面,50岁的一位律师。签下一纸协议后,余娟就在郑州的一间普通的出租小屋里,开始了她代孕的特殊生活。

  余娟:就给我租房子,每个来月经就做人工授精,很多次。6月18怀上的,自己就觉得后悔不应该这么作。

  余娟:怀孕3个月以后就开始有胎动了,当时感觉孩子特别好,为什么我怀了自己的亲生孩又给别人了呢?

  孩子在肚子里愈加频繁的胎动,让这个曾以为代孕只是份高薪工作的女孩一天天真切地感受到当母亲的幸福,当幸福一天天累积,余娟最终决定悄悄逃离。

  余娟:8个月的时候,我说我想要这个孩子,然后他们就恐吓我威胁我,我就偷着回东北了。

  当7斤4两的儿子出现在眼前的一瞬间,余娟的眼泪夺眶而出,成为妈妈的幸福唯有泪水才是最好的表达。可惜,与儿子相处的日子屈指可数。

  余娟:孩子的父亲多次给我打电话,威胁我利用报警的方式恐吓我,说我触犯法律说我是诈骗,然后要找公安局到东北,他问我的地质,我才告诉他的,找到我之后一个女人强行把我孩子抢走,孩子父亲拦着我。

  余娟:那时孩子还没满月呢。他们走了的时候就把钱打给我了。17万。之前他们还给过我一万五,我还给了中介3万。

  儿子被抱走了,余娟很快生病住院。男朋友知道这件事后立刻跟她分了手,母亲心痛地告诉她,恨她这个女儿,从此不想再见。如今余娟奔波在郑州的街头苦苦寻找儿子的踪影,宛如大海捞针。中介夫妇俩关了原来的舒心代孕网,无法联系,孩子的父亲手机停机,搬离了原来的地方,工作的律师事务所也难找踪影。余娟说,她会尽最大所能寻找儿子,哪怕用一生为自己的错误赎罪,她也愿意。

  余娟:他把孩子藏起来不让我看,我现在就想看看孩子,孩子毕竟是我的亲生骨肉,我想让这个孩子在我身边,我想尽最大的努力给他我的母爱,我毕竟是他的亲生母亲。

  像余娟这样的代孕妈妈跟中介所签订的代孕合同是否合法?代孕妈妈同孩子的及委托代孕的父母又是怎样的关系?

  连线岳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岳屾山律师。

  岳屾山:我个人认为这份合同不具有法律效力,它所约定的内容违背社会的风俗,民事活动应该尊重社会功德,不能损坏社会的公共利益。代孕这种行为本身对于社会伦理道德的破坏以及跟家庭关系的破坏都是有一定影响的,不符合传统道德观念,等于违背社会风俗。

  岳屾山:代孕妈妈和自己所生的孩子在血缘上是有亲子关系的,具有生父母的权利和义务的。

  岳屾山:在认定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关系有一些混乱,代孕带来的社会问题也就在这里面。从生理上来讲,代孕妈妈和精子的提供方是孩子的生身父母,但从户口登记的法律层面上讲,那对夫妻是这孩子的生身父母,有三个父母在其中,到底应该照顾到血缘关系,还是照顾到法律层面登记,目前在法律的处理上是有尴尬的。

  岳屾山:现在大家都提倡契约精神,认为你已经同意替别人生孩子,而且同意把孩子给别人,你也收了钱,就不应该再破坏别人的家庭。但实际上这种协议本身就是无效、违法的协议。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亲生母亲当然有权利要求抚养这个孩子,这个从法律上面也是讲的通的。

  岳屾山:像代孕这种关系,国家目前禁止医疗机构从事非法代孕活动,但对个人并没有一些明确的法律规定。我们参考其他民事关系处理方式。代孕妈妈主张权利是可以的,但最终不一定能要回孩子的抚养权,因为往往代孕妈妈要么是生活所迫、经济条件不好、或者其他条件不好,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讲,跟另外一方可能对于孩子以后的生活会更有保障一些。

  代孕有巨大需求 特殊产业链形成

  代孕俗话说就叫做借腹生子,随着多年的演变,代孕已经从公众好奇和陌生的眼光中一路走来,成为一个有着巨大需求的产业。因为孩子,让原本互不相识的求子夫妻、中介、代孕妈妈和医生走到一起,组成了特有的代孕产业链,各取所需。

  (中央台记者季苏平、实习记者高庆秀)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有一个孩子可能是在普通不过的事情了,可是总有一些家庭因为各种原因无法拥有自己的小孩。这种想要为人父母的愿望催生了大量的代孕机构,网上也有很多类似的网站。武汉AA69代孕网就是其中之一。

  网上还有很多代孕QQ群,在这个群里有很多寻找代孕妈妈的“买家”,那些已经找到代孕妈妈并且成功获得孩子的家庭也可以毫无顾忌的和群里的人分享他们的经验。但是,他们大部分都不愿意直接面对采访话筒。实习记者高庆秀曾经和他们取得过联系。

  高庆秀:他们寻找代妈一般都是通过网上找,然后打中介的电话。也有很多是个人介绍的。基本的程序并不复杂。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由于现代社会各种不规律的生活习惯以及压力增大等原因,不能生育的夫妇越来越多。不过,大部分的家庭还是希望有个孩子,他们不缺钱,有文化,有事业,就是缺个孩子,就像心里缺个大口子一样。这就使得代孕生意异常火爆,而且收取的费用也不菲,一般人是无法负担的。

  代孕中介:费用的话在38万左右。费用是分期付的,首付款可能13万,然后怀孕到一个月再付7万,三个月、五个月、七个月一直到最后出生是按整个流程来付的,假如说中间一个月不成功,这个费用你还没付。也就是说每一笔付款都是确定她做完检查以后才付过来,如果三个月以后失败的话会退60%。

  因为不受法律保护,代孕可能会产生一系列问题。比如代孕妈妈是否健康,生下来的孩子是否健康,总是让人有些不放心。代孕中介拍着胸脯表示,这个没问题。

  代孕中介:我们公司已经做了将近有十年的时间了,代妈一直是由我们来照顾的,合同上也有明确的规定,如果代妈身体有问题的话我们是全部承担责任的,而且如果你不放心你可以带她去做体检啊?在她怀孕的过程中每个月的产检你都可以陪同。

  代孕妈妈报酬“丰厚” 但不受法律保护

  然而由代孕产生的纠纷不在少数。尽管代孕妈妈的报酬听起来很“丰厚”,但是不受法律的保护,赚钱谈何容易?

  代孕妈妈在中介和寻找代妈的家庭这三方中处于弱势。除了十个月的辛苦怀胎,一朝分娩的痛苦,还可能产生各种后续的经济纠纷,家庭纠纷以及身体方面伤害。而且,由于代孕妈妈不受法律的保护,报酬经常会“缩水”甚至分文拿不到。

  李女士是湖北赤壁人,因为自己没有工作,又跟老公闹离婚,她在网上找到一家位于武汉的代孕公司,希望通过代孕得到一笔不菲的收入。

  李女士:我就在网上搜了一下,搜武汉代孕,就很多家代孕网出来了,我想如果成功的话,全部补偿就是10万块钱。

  李女士顺利和公司签下合同,2个月后,她等到客户,成功怀孕。按照公司安排,李女士搬进了一处民房,与其他的代孕妈妈住在一起。

  李女士没想到,由于精子质量不佳,怀孕3个月,李女士出现流产征兆,公司安排她吃药打针两个多月,孩子还是没保住。

  李女士:流掉的时候我在医院大出血,合同里像我这种情况6个月流掉赔3万块钱,我出院的时候中介就说,那边没给我钱,我不可能给你。

  发财梦碎,李女士的身体和心理遭受双重打击,在记者的陪同下,李女士向辖区工商管理局投诉,而这时,公司早已人去楼空。附近的商家表示,这个公司开业一年多,从来都大门紧闭,充满神秘色彩。

  工商局工作人员:代孕是非法的,是国家明文禁止的,他的营业执照肯定要吊销,给最严厉的处罚。

  李女士透露,在武汉,代孕早已成为一个有相当规模的地下产业。记者在百度[微博]上搜索“武汉代孕”,相关结果高达200万条。记者以寻找代孕妈妈为名拨打了一家公司电话。

  工作人员:到生下来,整个过程由我们管理,50万,龙凤胎就是150万,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情况都由我们承担责任。

  记者:如果代孕妈妈和孩子产生感情,发生了纠纷,怎么处理?

  工作人员:没有钱用才来做这个事情,产生感情难道她还想养这个小孩啊?她养得活吗?

  正是在“钱”的驱使下,许多年轻女子前赴后继当起代孕妈妈。李女士告诉记者,她身边这样的女孩就不少。

  李女士:像我们这个28到30岁的人还是蛮多的,再就是学校刚出来有一批人,她们有些就是混一下,因为如果成功,比打工轻松。

  不孕不育人群日益扩大 “代孕”满足当父母愿望

  非法代孕市场之所以红火,原因在于现实的需求。据了解,由于环境污染,快节奏、重压力的生活,不孕不育人群日益扩大。受到身体等方面的制约,一些女性不得不寻找“代孕”以满足自己当妈妈的愿望。

  郑州市民郭霞今年32岁,跟丈夫结婚六年,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要上孩子,这也成了家里人现在最发愁的问题。

  郭霞:因为宫寒、身体情况也不是很好,加上平常工作比较忙,怀孕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出现过几次自然流产。之前也考虑过试管婴儿,但是怕再出现一些意外,造成流产。

  一次上网,郭霞偶然看到了有关代孕妈妈的广告页。查看了资料后,郭霞发现,“代孕”与自己之前的理解是有差异的。

  郭霞:不是肢体上的接触,也没有婚外的一些感情纠葛,我是可以接受的。

  据了解,代孕的方式主要分为四种,一是精子、卵子来自夫妻双方借用代理孕母的子宫;二是精子来自丈夫,卵子由第三方捐卵志愿者提供,用试管婴儿的方式,由她人代孕。三是精子,卵子均由第三方志愿者提供,用试管婴儿方式,她人代孕。四是精子由第三方志愿者提供,卵子由妻子提供,用试管婴儿的方式,她人代孕。

  郭霞:采集我和我老公的卵子和精子的话我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这还是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自己的孩子。只是让别人代替我去经历十月怀胎,但从本质来说,孩子还是我们自己的。如果说采集别人的卵子去代孕,这个方式我不太能接受。

  有了这样的念头后,郭霞开始搜集相关的资料。郭霞说,现在代孕服务报价确实高的吓人。普通代孕,收费30多万元,不保证成功与否;收费50多万元,两年里保证客户抱个孩子回家,性别不管;如果包生男孩,收费一般都在百万元左右。郭霞说,除了高昂的收费,网络帖吧里一些代孕妈妈身体不达标可能生出来的孩子会有问题的帖子让她开始犹豫。

  郭霞:河南本地没有这种代孕公司,可能在沿海地区多一些,现在是在考虑这个事情,具体怎么做还没有说有一个意见或决定。

  在河北邢台一家建筑公司工作的小曹今年33岁,虽然已经结婚近7年了,但至今一直没有孩子,她和丈夫都去医院检查过,双方也都查不出任何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不但他们小两口心里着急,双方的父母也跟着后面想办法。

  关于“代孕”,其实,早在2001年8月,原卫生部出台《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已经严格禁止代孕母亲的试管生产,直到今天,它仍是医学领域的禁区。但在卫生部禁令下达之后,社会上的代孕行为并未停止。相反,由公开转为地下。

  记者就“代孕”这一问题采访了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邓海华。

  邓海华:今年年初原来的国家卫生部和总后勤部卫生部联合印发了《人类辅助技术管理专项整治行动方案》,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了专项整治行动,可以说目前已经取得了初步的阶段性进展。这项工作启动以后,各地也纷纷按照要求制定了具体的实施方案,开展了相应的工作。在国家层面,我们公布了投诉举报的电话、电子邮箱,主动接受社会的监督;向公众公布已经审批的辅助分支机构的名单和准入的技术,引导群众科学合理地进行就医。结合新闻媒体的暗访和群众的举报,我们向相关省份通报举报线索并组织进行督促查处。另外我们还启动了相应的法律法规的修订和政策研究工作,旨在进一步完善辅助生殖技术的长效管理机制。我手头还有几个具体的案例,今年开展专项整治中已经取缔的或者开展的执法检查行动。比如北京市卫生局联合有关部门,对东城区的卓越医疗美容门诊部违规违法开展辅助生殖技术,实行代孕等行为进行了查处。深圳市卫人委会同相关部门,对于深圳南山区地下代孕点进行了突击联合检查。山东省卫生厅会同相关部门对聊城凤凰中泰医院违法采集、提供精子,未经批准擅自开展辅助生殖技术进行了联合查处。浙江省卫生厅主动与互联网的主管部门协调,对于网上涉及违法违规开展辅助生殖技术介绍的网站进行了集中的清理,可以说目前整个专项整治工作进展比较顺利。下一步我们还将按照集中整治、标本兼治、强化监管、建立长效机制的原则,继续深入开展集中整治行动。

  目前“代孕”制度缺乏 “代孕”最终会放开

  连线国务院参事、原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力。

  马力:现在在代孕这个问题上,存在几大问题,首先存在的是社会伦理道德方面的问题,精子和卵子还有子宫当成商品出售或者说是出租,违背了道德伦理,扰乱了社会伦理秩序。从遗传的角度来看,很难判定谁是孩子的母亲,孩子的基因是一个母亲,孩子的血脉是一个母亲,到最后这个孩子到底谁是他的妈妈在法律上没法鉴定。第三,这个过程暂时解决了夫妇双方没有子女的问题,但是从长远看他会给代孕母亲还有孩子的身心带来极大的伤害。比如说孩子的血型问题疾病史的查询,在这种情况下就会造成伴生性的问题。

  马力:在实践中还没有更好的探索相应的政策、措施,我们现在的制度还不完善,还不能够更好的解决这些问题。假如这个孩子生下来以后有残疾,到底应该归谁,大家都不要的情况下这个孩子怎么办,或者说代孕的母亲身体是不是流产谁来做决定?一系列难题今后都要产生,所以这些问题在实践中必须要有相应的措施,真正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才有可能把代孕政策,让它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不断走向正规,最终才能放开,要有法律、相应的标准、准入各种制度建立才能把这个事情推广。

  马力:应该在实践过程中,加快对制度进行研究、进行探索,而且不断的完善,最后要立法,要法律来进行真正制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终有可能来实施代孕的政策,可是就目前来讲,因为我们各方面刚刚开始,很多问题还没能够建立起这些制度,所以现在如果放开的话会存在很大的问题。

  在全球,“代孕”早就成为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有些国家明令禁止,有些国家则大开“绿灯”。据专家介绍,世界上有75%的国家没有立法规范代孕,法国、瑞士严禁一切形式代孕,而在英国、澳大利亚商业代孕是合法的,但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比如非赢利,代孕方只能有一个理由繁殖障碍,对代孕次数也有严格规定。

------分隔线----------------------------
推荐内容